零~月蝕的假面-終ノ蝕[零域] 

再度來到面打ノ間,流歌回想起幼年時夜裡聽到敲打聲,跑到面打ノ間的回憶。
回憶中的父親宗也,不顧流歌不停的呼喚,仍然不斷不斷的在刻著面具。
直到最後父親要回頭的瞬間,記憶也隨著中斷。
"想不起來...父親的臉。"


父親宗也不斷追求的境界,是相傳先祖宗悅曾經製作過的月蝕假面。

依照傳說所記載,假面可讓器的身體成為空身,並且打開通往異界的零道,最終到達所謂的零域,而與零域的連結解除後,器的身體將再度被靈魂所充滿。

這也是灰原重人請託宗也製作假面的原因-重人認為靈魂就是記憶,而人死後靈魂依然不會消失,因此將會陷於永恆的孤獨與痛苦,利用歸來迎將靈魂抽離再復歸的過程,就可重建受損的記憶,治療愛女朔夜的月幽病。

宗悅認為就算靈魂雖在歸來迎的儀式中會被消除,但終究會有"什麼"留下來,就像是圓小到極限會變成點,雖然每個人的圓都不盡相同,但最終一定會留下一點,是每個人的起點也是每個人的終點,這就是所謂的零域。宗也對於零域理論非常感興趣,且認為宗悅是製作了"失敗"的假面才引發無苦之日而倒在追尋零域的路上,因此接受了重人的請託,與家人隔離獨自在瞑想之洞中揣摩宗悅的心思,並嘗試重新製作出月蝕假面,就算是回到家中也多半留在首現堂內製作面具,讓流歌試戴面具這件事也引起小夜歌的不滿。

然而,宗也的困境雖然藉由從重人那取得麻生邦彥博士意外拍下的假面照片而暫時解除,但由於宗悅在無苦之日後已失蹤,相關文件也已經被燒毀,宗也所得知關於月蝕假面的傳說其實僅是片段。在歸來迎儀式失敗後,宗也回到冥想之道內等待死亡並回想一切,才體悟到或許面具本身是成功的,導致歸來迎失敗的關鍵,是缺少了"可以讓靈魂平靜下來的那樣東西",而那樣東西也就是小夜歌一直沒有機會向宗也及流歌說明的-近已失傳的月守巫女血脈及月守歌。

缺少了月守歌的抑制,因此灌入朔夜體內的靈魂無法控制,過度迎來的靈力將面具摜破,朔夜的臉也因此呈現咲的狀態-無法送回的御靈以及無法找回的自我,讓朔夜成了意識遊走在生死間的怨靈。

在前往燈塔的路途上,宗也將補足儀式的條件逐一傳達給流歌,小夜歌也在最後以月守巫女的身分,告訴流歌要彈奏"那首曲子",以相機將朔夜短暫封印後,流歌用燈塔上的風琴彈奏出月守歌,而朔夜體內的魂也隨著月蝕之刻接近而面臨爆走邊緣,流歌因此無法穿過強大的靈氣亂流而跌倒在地,這時長四郎將面具撿起並替朔夜戴上,朔夜體內的靈魂受到控制,長四郎的受小夜歌所託的遺願也在此達成...

zero4_1.jpgzero4_2.jpgzero4_3.jpg

十年一度的月蝕時刻已到,海面上的月蝕倒影逐漸浮現零道的入口,島上遊盪多年的靈魂也聚集到燈塔四周,穿過朔夜的身體、亦即零道的入口,在月蝕之影前畫出一條狹長的光帶,奔入零道之中。

zero4_4.jpgzero4_5.jpgzero4_6.jpg

長四郎與朔夜相繼消失,宗也撿起掉落的月蝕假面,回頭向流歌露出如釋重負般的表情...流歌將父親的臉與記憶中連結起來了,原來宗也隱藏在面具下的臉,其實相當的慈祥,之中又帶了幾分若有似無的憂鬱感,或許是他使命感的投射吧。雖然流歌不斷呼喚著父親,希望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直都沒有明確印象的父親能多停留一會,不過完成心願-看到最後結局的宗也,也已經隨著其他的靈魂一起飛向零道....

在零道中的人們,身體呈現著蜷曲的姿勢,就像回歸到胎兒時期一般,或許宗悅的理論是正確的也說不定。

tag : 月蝕的假面

留言

管理者相關
文章類別
BloggerAds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顯示所有文章

用戶標籤

6D Canon 開箱 Google NEX5N 平板 Nexus7 7D 食記 A16 火燒雲 風景 遊記 DESIRE 手機 LX3 燒臘 烤鴨 體驗 寫手 BloggerAds 敗家 牛肉麵 江子翠 板橋 中餐 民宿 台中 阿喵 阿鬼 夜景 K20D Panasonic 陽明山 Pentax 洋食 義大利麵 早餐 小吃 中和 咖啡 漢堡 美式 和食 拉麵 日本 班尼迪克蛋 Bagel 早午餐 Brunch 攝影 麵食 披薩 底片 烏龍麵 壽喜燒 日式 和民 動畫 歌詞 感想 音樂 化物語 Nikon 三芝 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 肉丸 歐式 IKEA 德國豬腳 希臘 地中海 義式 神社 桃園 勺勺客 陜西 中菜 snapshot 蒙馬特 景點 MZ-5 電影 LCD 咖哩 VGL GA-REI-zero 博多 TAMusic 海角七號 MacrossFrontier 機車旅行 旅行 機旅路線 羅馬尼亞 海外旅遊 機旅 月蝕的假面 Taipei Taiwan WANTED VideoGamesLive ImgBurn TDK GRAZIE

交換連結
eReferrer